奋斗信息网 » 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

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

  • 2021/4/6 14:59:42
  • 来源:北京日报客户端

春天一到,不少市民就撸起袖子跃跃欲试,希望能亲手种下几棵小树苗,为绿化北京做些贡献。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 如今的北京怀柔潮白河流域,景色宜人

种一棵树并不难,难的是年复一年坚持全民种树。今年是全民义务植树40周年,时代在变迁,但义务植树却始终深深烙印在人们的观念中。也正是因为超1亿人次北京市民参与植树,首都生态环境才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巨变,曾经的不毛沙地被绿荫覆盖,成为出游踏青的热门打卡点。

缘起

四月首个休息日的使命

植树为什么是公民的法定责任?要回答这个问题,得先把时针拨回到40多年前。

1977年,在肯尼亚首都内罗毕召开的世界防治沙漠化会议上,北京被列入沙漠边缘城市。当时,北京被荒山秃岭包围,延庆康庄、昌平南口以及潮白河、永定河、大沙河流域被称为五大风沙危害区,总面积247.5万亩。尤其到了春天,狂风卷着沙尘进城,频频出现的沙尘暴,成为几代人共同的记忆。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2012年,治理前的北京怀柔潮白河流域。

风沙紧逼北京城,给北京的生态建设敲响了警钟。要从源头上遏制风沙,治本之策是尽快让京郊荒山绿起来,通过植树造林来实现保水固土。但需要绿化的荒山实在太多了,工程量异常庞大。光是从房山云居寺到平谷金海湖的前脸山地带,就长达230公里,更别提山高坡陡的深山区了。

受限于当时的条件,专业搞绿化的工程队非常少。粗略一算,若是光靠专业工程队造林,北京这么多山头绿起来,至少要到几十年之后了。

发动群众,人人参与,成了时代的必然选择。

1979年,3月12日被确立为中国植树节。1981年12月13日,全国人大五届四次会议通过决议,规定凡是条件具备的地方,具备劳动能力的年满11岁的公民,因地制宜,每人每年义务植树三至五棵,或者完成相应劳动量的育苗、管护和其他绿化任务。首都北京气候偏寒,为了提高成活率,便于更多市民参与,因此将每年4月的第一个周日定为“首都全民义务植树日”。每到那天,数不清的政府机关、工矿企业、学校医院都会组织起来,扛着铁锨水桶种树去!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2013年3月,怀柔区平原造林工程苗木栽植工作正式启动,重点项目之一就是潮白河沙坑治理。

 历程

自带干粮赶赴京郊植树

孙继旺是北京玻璃厂的退休职工,今年已经80多岁了,但对于当年去昌平义务植树的场景,他仍然记忆犹新。“我们玻璃二厂是国企,规模很大,总共有两三千名职工,大多数人都去山里种过树。”孙继旺打开了话匣子。他告诉记者,玻璃二厂坐落在垡头附近,植树责任区则划在了京城北部的昌平山中,两者相距五六十公里,这在没有私家车的上世纪80年代是相当远的距离。厂矿企业要兼顾工业生产和义务植树,每到春夏植树季,职工都要分期分批常住植树责任区。大家自带干粮,义务劳动,在山里一住就是半个月。

如今,孙继旺早已退休,但心里总有个小小的遗憾:义务植树这么光荣的事儿,他这么多年来只参加过一次。“我当年是八级工,全厂也没几个,技术是数一数二的。有的精细活儿只有我能干得了,所以厂里舍不得放我走啊。每年我都申请去义务植树,但车间主任老是不选我,我只能白白羡慕其他工友。”说到这儿,老爷子的语气里带着遗憾,也带着点儿掩饰不住的自豪。

昌平、平谷、怀柔、大兴、门头沟……京郊数不清的山头,被划分为一处又一处义务植树责任区,大的有上万亩、小的也得有几十亩,按照适龄职工的人数分给各单位包干,要包种包活。千军万马奔赴郊区种树,光秃秃的山头常常上演这样火热的劳动场面。

有人说,中国人用40年的时间,把义务植树变成了传统文化,这话一点儿也不夸张。很多70后的爱情,就始于单位组织的义务植树活动,80后、90后的回忆中,也或多或少有跟着老师、扛着树苗去种树的场景。

“义务植树在北京绿化进程中发挥了重要作用,调动起了社会各界爱绿护绿的意识。”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副主任廉国钊说。据统计,义务植树运动开展40年来,首都北京已有超过1亿人次通过各种形式参加义务植树,共植树2.1亿株。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丰台北宫国家森林公园绿意环绕。

现在

植树责任区成出游打卡点

眼下,丰台北宫国家森林公园春光烂漫:山桃、山杏花漫山遍野开放,过不了多久,牡丹、海棠也要绽放芳容。每到周末,前来踏青赏花的市民络绎不绝,停车位常常吃紧。转眼到了秋天,层林尽染,公园还会举办彩叶节,届时排队入园的私家车一直能排到几公里之外。

北宫的美景早就名声在外。然而鲜有人知道,全国人大曾在这里义务植树12年。

“公园从前是矿山,新中国成立之前就开始开采了。这里出产的石料供应好多石板厂、石灰厂,过去京郊村子盖大瓦房用的青石板,十有八九是这里出产的。”北宫国家森林公园职工王文涛说,公园边上的村子至今仍叫大灰厂村,正得名于当年开凿山石烧制白灰。矿山方圆9平方公里,直到上世纪90年代才停止开采,随后开始做生态修复,并成为全民义务植树的接待点之一。

如今,深深浅浅的绿裹住连绵浅山,深吸一口气,满满都是负氧离子的清新味道!

像丰台北宫国家森林公园一样,不少义务植树责任区,如今成了北京市民熟悉的出游打卡点。

北京“母亲河”永定河断流多年,曾遭遇大肆开采,河道伤痕累累。它在提供廉价建筑材料的同时,也成了本市最大的风沙源。在很多大兴人的记忆中,永定河的滩地上大风一起就黄沙漫天。

上世纪80年代起,参与义务植树的群众在永定河滩地边栽种了上万亩毛白杨。后来,一个更著名的景点在杨树林中建了起来,这就是大兴野生动物园。

几十年来,首都义务植树大军在西起房山云居寺、东至平谷金海湖,绵延230公里的前山脸地区种下了一片片新绿。生态状况得到极大改善,昔日的荒山秃岭变成不少风景旅游区。

创新

涂白、挂鸟巢也是尽责

3月中旬,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对外公布了今年春季的义务植树尽责接待点15处,可供植树面积达到669亩,遍布东西城外的14个区。设立林木抚育活动接待点22处,可抚育面积15379亩。此外,23个“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将提供多种尽责形式的全年化接待服务。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位于房山区的互联网义务植树基地。

名单公布后,各接待点从容分流了市民的需求,尤其是“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的公布,一下子缓解了大家争抢植树名额的困惑。同时,首都绿化委员会办公室加强了技术平台预约功能,往年的“预约”难,今年只需关注“首都全民义务植树”微信公众号,便能轻松预约。

首都绿化办义务植树处四级调研员杨振威告诉记者,为了方便市民尽责,解决“植树难”的问题,自2017年起,首绿办便启动实施了北京“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体系建设。四年来,已建成各级基地共25处。义务植树也不再仅限于种树,而是共8类37种,包括造林绿化、抚育管护、自然保护、认种认养、设施修建、捐资捐物、志愿服务和其他形式。

位于朝阳望京地区的望和公园,在2018年春天成为“互联网+全民义务植树”基地,这也是本市五环路内的首个义务植树尽责基地。打那以后,市民家门口的义务植树基地就越来越多:朝阳区太阳宫公园,西城区人定湖公园、万寿公园,东城区柳荫公园,海淀区海淀公园……义务植树不必非得跑远儿,就近、就地、就便植树成为可能。

西城区北太平庄地区,藏着一座秀丽的公园——双秀公园。公园面积不大,只有6.49万平方米,但在附近的居民区和学校中间,它可算得上大名鼎鼎。每个周末,双秀公园都要迎来好几拨参与义务植树的市民。大家在工作人员的指导下,清理林间的落叶和枯草,再为睡了一冬天的土地浇上春水。不久后,公园里还要规划一条蜿蜒的花溪,邀附近居民一起栽花种草,尽植树之责,体味自然之美。

双秀公园副园长闫海明说,公园还努力开拓“一地预约,多点尽责”的义务植树接待服务新模式。“比如有的市民想去京郊林场参与义务植树,但苦于没有渠道联系。他们就可以到双秀公园报名,由我们进行指导和对接。”

如今,京城已经被片片绿云簇拥萦绕。但义务植树这个传统还会一代接着一代干下去,让城市变得更美、更有生机,也让更多市民参与到植绿护绿中。

来源 北京晚报

记者 朱松梅 何建勇 摄 制图 吴薇

流程编辑 邰绍峰

更多全民义务植树走过40个年头 上亿人次拼出绿满京城相关新闻。

娱乐热点

体育热点

©2021 fdxx.net联系我们

随时随地看最新热点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