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信息网 » 迪丽热巴演了一个PPT?

迪丽热巴演了一个PPT?

  • 2021/4/6 18:23:47
  • 来源:中国新闻周刊

最近,一部名为《长歌行》的剧集,引发了大众的讨论。

大众讨论的点,并非是质量过好或过差——截至发稿,这部剧豆瓣评分还没开。主要还是因为其中部分画面的呈现方式,大大超出了普通观众的认知。

“动画和实镜相结合的手法超赞,导演太会拍了!”某评分平台上,有粉丝如此褒奖道。

“迪丽热巴也太不敬业了吧,听说因为怕水,电视剧跳水部分全用动画展示?”也有网友在论坛上贴出相关画面,并且质疑动画部分“像PPT”。

更有不少网友指出,《长歌行》是一部漫画改编剧,个别情节用漫画带过,本无不可。可剧里选用的动画画风却又和原著大相径庭,不能不让人犯嘀咕。

演员表演上,被路人质疑敷衍;表现手法上,被书粉指责不尊重原著。这部剧还没播完,就被观众放在了舆论的风口上。

剧里夹漫画

在网友贴出的争议部分中,迪丽热巴饰演的李长歌一角遭到官兵围捕,被迫从窗户逃离。结果冲出窗户的一瞬间,画面立刻从真人拍摄切换成了动画形式。迪丽热巴演了一个PPT?

如果是完整的动画形式,倒也无妨。毕竟大多数时候,相对于真人拍摄,同等时间的动画制作流程繁琐得多,也贵得多。在偶像剧、甜宠剧千篇一律的当下,导演能用到如此独树一帜的表现手法,也算颇有诚意了。

但不少观众表示并没有感受到这种诚意,因为这并不是完整的动画——帧与帧之间极不连贯,观感就像是一系列幻灯片的拼接。

“骑马的镜头能再假点儿吗,剧组能再糊弄点儿吗,落水直接用动画替代了,那还拍什么真人。”有网友抱怨道。

影视撰稿人狐狸晨曦更是公开发文,用近乎讽刺的语气表示,这部《长歌行》,标志着中国电视剧行业又发明了最新的拍摄方法:直接插播漫画,用真正意义上的PPT来表现剧情,省钱省事,效果一流。从此以后,明星演员既不用跑步,也不用下水,连请替身的钱都省下来了,直接用几幅画就可以将剧情拼凑完成。

甚至当年引发“抠图”争议的《孤芳不自赏》,在他看来都显得诚意满满。毕竟就算演员表演再失真,也好过直接用漫画PPT来承接剧情。“好歹演员们都实际演了戏。”

从演员阵容上来看,《长歌行》男女主演分别为迪丽热巴和吴磊,都是当红的小花小生。同名原著也是有着将近十年的历史架空漫画,有着相当大的粉丝基础。

对这部剧,出品方华策和企鹅影视都寄予了厚望。中国唐史学会会长、陕西师范大学唐史研究所所长杜文玉教授甚至还给出了这样的评价:“这部电视剧仍然是截止目前拍摄的历史传奇作品中最好的之一”。

《长歌行》开播当天,导演朱锐斌在微博上发文称,作品即将接受大家的检阅。“正如剧中的一句台词所说,‘我不信天,我只信事在人为’,我们尽人事,剩下的交给观众。”

但这部剧似乎并没能经得起检阅。

表现手法

有一说一,技术上,在真人影视作品中插播漫画的表现手法,并不是中国电视剧行业发明的。

一个最著名的例子,是昆汀·塔伦蒂诺导演的《杀死比尔》。影片中对石井御莲这一反派角色的童年境遇,就用了漫画的形式来呈现。迪丽热巴演了一个PPT?《杀死比尔》

虽看似突兀,但这一处理普遍被影评人视为“神来之笔”。因为该情节部分,主要是讲述一个未成年女童如何遭受和使用暴力的过程。该部分倘若真启用儿童演员,难免会引发不必要的争议。用动画来表现,不仅能规避风险,甚至某种程度上表现力还可以超过真实拍摄。

除此之外,石井御莲在片中并非主角,而是反派。此种拍法,又恰好可以用来和主线剧情进行区分。

总而言之,昆汀不仅在技术上规避了争议,还达到了更好的表现效果。

当然,也有糟糕的例子。比如前不久上映的《猫和老鼠》真人版,其全片采用真人拍摄,可但凡有动物出现的地方,都变成了二维动画。两者处于同一时空中,造成了强烈的失真感,给了观众极差的观影体验。迪丽热巴演了一个PPT?《猫和老鼠》

但在电视剧主线情节,而非过场中插入漫画的操作,就实在鲜见了。一名电视剧导演琢磨了许久,才对中国新闻周刊表示“实在想不出”。

该导演认为,其实漫画和电影原本不分家,历史上,两者的分镜头很多都是相互借鉴,相互促进。但即便如此,这种表现形式也是相当“离经叛道”,用起来需慎之又慎。在他看来,《杀死比尔》之所以如此操作,也只因全片情节简单,动作元素密集。昆汀把两种影像风格融合在一起,用意主要是在于造成视觉上的对比和冲击力,以免观众产生观影疲劳。倘若换一个天赋较低的导演,很难呈现出同等效果。

但电视剧和电影的表现形式又大有不同。“电视剧节奏很慢,大部分都是人物在几个固定场景对话,偶尔拉一些广角镜头做转场。真正意义上的动作和高难度场景本就不多。就这还用动画替过去,只会让人觉得也太不走心了,只能理解为想省钱。”

在抨击的文中,狐狸晨曦将发生该现象的根本原因归结为电视剧这种媒介形式本身的衰落。

在他看来,如今,票房飞速增长的电影市场,互联网、短视频APP、各种游戏,纷纷挤占了大众主要的业余时间。仅剩的为数不多的电视剧受众中,一部分是中老年人,各类乡土剧、即家庭剧、抗战剧的主体观众,为日益没落的各个电视台贡献着主要收视率。但这部分人消费力和影响力都很微弱,甚至被赞助电视剧的广告商们视为“无效观众”;

而另一部分,则是热衷于追星、“嗑CP糖”、观看偶像爱情剧、在各个网络平台发声的年轻人。由于掌握一定消费能力,产生的舆论影响也相对较大,这部分人就成了片方和广告商的精准投放对象——于是乎,针对该群体的“工业糖精剧”便应运而生,背后的逻辑是借助剧集,将“路人CP粉”转移到“纯粉”的粉丝经济。

至于电视剧的口碑和收视率本身,优先级就并不高了。

原著如何改编

除了路人观众对表现手法的争议,认为自己的感情受了伤的,还有一大批“原著党”。

相关百科上,对所谓“原著党”的定义是:指小说、漫画、动画、电影、电视剧、游戏等的初始作品的粉丝,尤指在将原作改为小说、漫画、动画、电影、电视剧、游戏时仍然只爱原作的人,且往往与改编后的粉丝,尤其是剧粉有着不可调和的矛盾。

该定义还可以作进一步细分,比如既喜欢书又爱剧的,通常来说不算原著党,被称作书粉剧粉双担;而表现最激烈,对于小说改编持明显反对态度的,则被戏谑为“高冷原著党”。

对于这批“原著党”而言,最在意的并不是某个表现形式,而是演员的表演,以及剧集整体服化道的呈现,能不能最大限度地还原出原著漫画的精髓。

而《长歌行》在这一点上,显然是存疑的。

表演、配音、服化道上的问题,原著粉们都忍了。他们最大的愤怒在于,就算剧组想要节约成本,但为什么在剧中插入的漫画部分,不能直接用原漫画呢?这好歹也是一部漫改剧啊。

没有人直接回应这种质疑,只有粉丝绕着弯儿对剧集抱不平。

“出乎意料的很好看,剧情非常紧凑,人物塑造的比较出色,可以说是近几年来不可多得的好剧了。单从造型来吐槽,格局还是小了。”

“人家不按原著拍,有人说毁原著;剧漫联动,又说人家偷工减料。咋那么难伺候呢?剧情好看就得了呗。”

一名网剧编剧向中国新闻周刊总结,原著改编影视,本无一定之规。有些原著作者将版权卖掉后,便不再干涉,如紫金陈《隐秘的角落》,愤怒的香蕉《赘婿》;也有将改编权紧紧抓在手里,甚至会试图掌控后续的拍摄与剪辑工作的原作者,如江南和《九州缥缈录》;更普遍的情况,则是在原著版权被买断后,剧方另付作者一笔顾问费用,后者仅有指导权,而无决策权。

关于这一点,编剧的署名方式和位置能够透露不少信息。如《九州缥缈录》中,江南一直位列第一编剧;而在《长歌行》剧中,夏达的署名方式仅是“原著”,总编剧和剧本总监分别为裴雨飞和常江。在猫眼专业版上亦同。这或许说明原作者对改编过程插手得并不多。《九州缥缈录》

在上述编剧看来,原著作者不应该过多干预影视改编。“作家和编剧的关系,很像导演和剪辑的关系。原著作者很容易犯自恋的毛病,写出来这也不能丢,那也不能丢,都要拍进去,很容易弄得没有了重点。”

但他也坦承,影视剧中涉及的因素实在太多,不好把控。文字和漫画,都可以“写意”,但拍成影视剧后,每个动作和画面都要落到实处,人物动机更是要力求明确。如何平衡双方之间的关系,实在是一门复杂学问。如果改编过程中没有原作者在一旁把关,很容易拍出南辕北辙的效果来。

毕竟,当年连《权力的游戏》可是都改崩了。

更多迪丽热巴演了一个PPT?相关新闻。

娱乐热点

体育热点

©2021 fdxx.net联系我们

随时随地看最新热点快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