奋斗信息网 » Neuralink联合创始人离职 脑机接口距临床应用还很远

Neuralink联合创始人离职 脑机接口距临床应用还很远

  • 2021/5/2 20:05:28
  • 来源:第一财经

5月1日,马斯克的脑机接口公司Neuralink联合创始人、总裁马克斯·霍达克(Max Hodak)在社交媒体上称,已于几周前离开Neuralink,“我在那里学到很多,并将继续看好这家公司。现在我要去探索新事物了。”

Neuralink正在开发一种超高带宽的脑机接口来连接人类与计算机。由于马斯克本人并没有生物医学工程的背景,霍达克的离职可能令Neuralink的发展前景面临不确定。Neuralink联合创始人离职 脑机接口距临床应用还很远

从脑机接口走向“侏罗纪公园”

毕业于美国杜克大学的霍达克是一名生物医学工程师,他与马斯克共同创立了Neuralink公司,他们的想法是可以利用脑机接口技术的进步,使得人们能够用思想远程控制手机或计算机,并为患有神经疾病的人们提供帮助;而马斯克对脑机接口的终极目标是实现心灵感应,并让人类的思想永久保存下来。

霍达克几周前在社交媒体上曾建议人们建造一个“侏罗纪公园”,并称借助育种和工程学的力量,可以通过15年左右的时间来培育出“超级奇特的新物种”。但他表示,这并不是遗传“真正的恐龙”。

然而对于新物种的培育仍然存在伦理问题。在回应有关“侏罗纪公园”是否能够复活恐龙想法的时候,一位声称生物化学和分子遗传学博士的用户在霍达克的Twitter上留言称:“古老的DNA,将灭绝的物种和当今的物种基因剪接起来,完全有可能实现,但存在主要的道德障碍。”

霍达克的离职的时间与Neuralink几周前公布的一项让猴子用意念操控电子游戏的进展不谋而合。研究人员在一只9岁的猕猴两侧大脑都安装了Neuralink设备,马斯克将这种脑机接口芯片设备描述为头颅中的Fitbit。他表示,设备植入的整个过程耗时不到一小时。芯片通过细小的金属丝与大脑相连,这些电极用来记录和解码来自大脑的电信号,可协调猴子手部和手臂的运动。

研究人员声称,猴子仅通过大脑思考,便可以凭借意念将光标移动到它想去的地方,完成这种计算机脑力游戏,而不必依靠操纵杆。去年8月,Neuralink对三头猪进行了意念控制技术的现场演示,向观众展示了对其中一只名叫格特鲁德的猪大脑神经信号的实时监测。

从猪到猴子,Neuralink已经展示了未来将芯片植入人类大脑的可能性,尽管目前这项研究的人体试验尚未获得监管的批准。但在没有提供证据的情况下,马斯克声称Neuralink的设备可以实现“超人认知”或解决自闭症等问题,使瘫痪的人可以用自己的思想来操作智能手机或机器人肢体,这引起了神经医学界以及伦理学家的警告。

对遥远未来不切实际的承诺

在医学新闻网站StatNews中,神经伦理学家Anna Wexler博士在上个月发表的一篇专栏中写道:“在这个神经技术快速发展的新世界中,私营企业在YouTube上的视频演示具有技术乐观主义的色彩,并涉及对人们尚未看到的遥远未来不切实际的承诺。”

Wexler博士认为,由于企业提供的数据非常稀少,因此在谈及科学如何使世界变得更美好的言论时,应该更加谨慎。

一位神经外科医生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创始成员的离职是因为商业原因,还是看不到技术的应用前景,目前不得而知,但是不管Neuralink未来由谁来主导,脑机接口的临床应用现在看来仍然为时过早。”

去年麻省理工学院技术评论曾将Neuralink称为“神经科学剧院”,尽管马斯克没有神经科学或医疗设备方面的背景,但他一直在积极招募人才,以帮助解决Neuralink面临的工程挑战。

霍达克此前对脑机接口技术给予厚望。他在采访中曾多次表达乐观态度,认为未来十年脑机接口领域将会有很多好事发生,并希望脑机技术很快能帮助人类摆脱一系列疾病,例如帮助截肢者恢复行动能力或帮助人们听、说、看。

一位国内知名神经科学研究员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脑机接口的技术前景广阔,但是应该认真踏实地对待,并通过长期探索来解决芯片和电极方面的问题。”他还表示,心灵感应仍然处于科幻世界中,现在谈及伦理问题还为时尚早。

目前全球众多的医疗技术公司都在从事“脑机接口”技术,技术路径主要分为侵入式和非侵入式设备,这些企业包括美国的Kernel,Synchron,Neurable,德国的CereGate以及瑞士的Mindmaze等。 它们都试图利用材料科学、无线连接和信号技术的进步来制造类似于Neuralink的设备。医疗器械巨头美敦力也生产用于治疗帕金森综合症、特发性震颤和癫痫患者的大脑植入设备。

脑机接口技术也因此获得了大量的投资。金沙江创投董事总经理丁健早些时候对第一财经记者表示:“大多数前沿技术面临的问题就是规模化,如果产业没有建立起生态系统,那么规模化将难以实现。脑机接口要规模化还需要漫长的发展过程,比如建立起相应的技术标准等。”

丁健还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脑机接口技术对于治疗疾病是有价值的,但是想要把人脑和机器结合让人变成“超人”是不现实的。“要让AI提升人类的超能力是一种误区。”丁健说道,“人脑永远算不过机器,所以是无法和机器保持同步的。”

更多Neuralink联合创始人离职 脑机接口距临床应用还很远相关新闻。

娱乐热点

体育热点

©2021 fdxx.net联系我们

随时随地看最新热点快讯。